您现在的位置: > 新闻资讯 > 科学趣闻 >

数学考15分的钱锺书出道计算机题 这些人研究了35年(3)

时间:2020-03-25 21:13 点击:

  核心提示:有老学者兴奋地说,做学术研究时,查书抄卡片是件很辛苦的事,所以常有“皓首穷经”的感慨。有了这种数据库,等于大大延长了科研人员的学术生命。大家认为,如果...

  有老学者兴奋地说,做学术研究时,查书抄卡片是件很辛苦的事,所以常有“皓首穷经”的感慨。有了这种数据库,等于大大延长了科研人员的学术生命。大家认为,如果数据库广泛应用,社会科学研究在手段、工具、方式等方面会发生革命性变化。

  1989年3月下旬,“中国古典文献计算机处理技术成果”新闻发布会在社科院学术报告厅举行,各大媒体都发了消息。按照钱锺书的要求,他与数据库的关系完全未被提及,他也没有对数据库作出公开评论。杨润时后来猜想,那是为了避免把关注的目光转移到他的身上。

  直到两个月后,钱锺书才给杨润时写了一封信,对这一“可喜的成果”表示祝贺,对院领导的支持表示感谢。信中写道:“作为一个对《全唐诗》有兴趣的人,我经常感到寻检词句的困难,对于这个成果提供的绝大便利,更有由衷的欣悦。这是人工知能在中国古典文学研究上的重要贡献。”

  5月下旬,在院长胡绳的主持下,社科院初步议定,把当时属于文学研究所的计算机室改建为院计算机室,同时把这一项目确立为院重点科研项目。

  那段时间,计算机室上电视,参加广交会,被海外媒体报道。1990年,“中国古典文献计算机处理技术”被授予国家科技进步三等奖,这是社科院的人文学科研究成果第一次获此奖项,是一个非常有分量的奖项。

  杨润时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在80年代,“三论”(控制论、系统论、信息论)可说是一种学术时尚。胡乔木担任社科院院长时就作过指示,鼓励用“三论”丰富和改进社会科学研究方法。因此,社科院领导对这个项目一直是支持的。1989年清查考察小组进驻后,对项目的支持也没有改变。

  1990年底,中国社会科学院计算机室正式组建,栾贵明为该室主任。田奕以《全宋词数据库》的研究通过了论文答辩,获得社科院中文系古典专业硕士学位。一直在计算机室工作的17名学员陆续转为了社科院正式职工,在转正名额极少的情况下,令社科院各处室感到“震动”。

  那阵子,小小计算机室天天洋溢着过节的气氛。没有人能想到,一场灭顶之灾正向他们扑来。

  “我把栾贵明托付给你了”

  社科院计算机室组建后,院里加大了投入,拨付了数额较大的经费。栾贵明不满于个别领导在购买设备等事情上有侵占行为,忍不住跟钱锺书提起,钱锺书严命他如实向院领导汇报,并亲自起草了举报信底稿。

  

数学考15分的钱锺书出道计算机题 这些人研究了35年

  1988年,田奕(左四)等在 社科院文学所计算机室。图/受访者提供

  杨润时提起这事,深为栾贵明没有事先告知他而遗憾。他感慨,栾贵明是一块硬骨头,但缺乏一点必要的变通;钱锺书是一位大学问家,同时也书生气十足。

  钱锺书和栾贵明意识不到的是,在当时的环境下,举报被认为是别有用心的,是对着清查考察小组而来的。社科院随即开展了财务大检查,计算机室被列为重点查处对象。

  每一笔钱都被摊开来审查。1992年8月,上海教育出版社出版了署名为周振甫、冀勤编著的《钱锺书〈谈艺录〉读本》。钱锺书不满自己的作品被任意出版,不想要稿费,但退又退不回去,就把现金放在一个信封里,写上“中国社会科学院计算机室主任栾贵明收”,由计算机室一个工作人员取去。

  栾贵明大致记得是几千块,但具体多少他没过问,说不出准确数字来。查账的人质疑,钱锺书的稿费一定多于账目上的金额,是不是栾贵明个人贪污了?但找不出证据。

  院内财务检查没有查出问题,又从外面找会计师事务所来查,仍然查不出来,最后动用了司法的力量。

  1993年七八月间的一天,栾贵明和田奕突然被北京市东城区检察院传唤。计算机室被彻底搜查,书籍、软件、现金、存折等一应物品被扣押,栾贵明和田奕也在接受传讯后被取保候审。

  9月,杨润时调往最高人民法院,担任最高院研究室主任(后担任了最高院审判委员会委员)。年底,获知钱锺书因肾病做手术后在北京医院住院,他即去探望。

  两人交谈了半个多小时。钱锺书兴致很高,但杨润时怕打扰太久,遂起身告别。钱锺书从沙发上站起来,拉着他的手神色凝重地说:“栾贵明的事情我管不动了。我把栾贵明托付给你了。”听到这样的话,杨润时心血上涌,竟一时语塞。

  走到病房门口,钱锺书又拉住他的手,一字一句地说:“我把栾贵明托付给你了。来,我们拥抱一下告别。”

  杨绛送杨润时出去时感慨:“锺书很少用这种方式与人告别,今天我都有点意外,他这真是对你郑重嘱托啊。”

  杨润时没有忘记钱锺书这份沉重的嘱托。在办案期间,他以知情者的身份详实介绍了自己所经手部分的来龙去脉。他郑重表示:如果把一个无罪的人搞成有罪,这个后果将是很严重的。

  最终,1998年5月中旬,法院下达了无罪判决书。

  栾贵明赶到北京医院,把这个消息告诉了钱锺书。钱锺书自1997年夏手术后失语,听到这个判决结果时,流下了眼泪。

  1998年10月,钱锺书在医院病床上过完了八十八岁米寿,两个月后去世。

  也是在判决书下达后,刚从社科院院长任上退下来的胡绳把杨润时找到家中。他说,他一直关注着此事,但限于当时的情况(胡绳1990年后不再担任社科院党组书记一职),不便发表意见,现在真相清楚了,法院有判决了,应当总结一下这件事的教训。

  胡绳还说,得知栾贵明申请提前退休受阻后,他给社科院主持工作的领导写了一封信,大意是,栾贵明及计算机室一案是他任院长期间院内发生的一起最突出的冤案,心颇为之不安,希望准予并处理好栾贵明退休的事,如有牵连的人也望妥善处理。

  杨润时说,自己从担任社科院办公厅主任到副秘书长,在胡绳身边工作了九年多,还从未听到他用这样沉重的语言评价一件涉及知识分子政策的个案。

  2000年7月,栾贵明终于被批准提前退休,田奕也办理了退职手续,两人分别受到了行政记过和行政记大过的处分。

  曾经红红火火的社科院计算机室就此作鸟兽散。

  扫叶都净

  在社科院期间,“中国古典文献数据库”项目吸引了一些海内外学者的密切关注,不断有人表示愿意提供经费支持或进行合作,其中就有“仓颉输入法”的发明者朱邦复。

  在朱邦复的牵线搭桥和香港文化传信集团主席张伟东的邀请下,研究小组进入香港文化传信集团,项目也更名为“中国古典数字工程”。

  《宋诗纪事补正》也终于在1999年3月出版,杨绛为这部书题写了书名。

  2007年,香港文化传信集团高层发生人事变动,新任董事会决定不再继续出资支持这一工程,栾贵明和田奕不得不离开集团。

  二人共同自筹10万元,在2007年成立了“北京扫叶科技文化公司”,田奕为法人,栾贵明为股东。

  扫叶公司出的每本书中,都印有钱锺书在《管锥编》序中的几句话:“拾穗靡遗,扫叶都净,网罗理董,俾求全征献,名实相符,犹有待于不耻支离事业之学士焉。”

  栾贵明认为,这就是钱锺书的文化态度:中国文化是由众多个体共同建立起来的,这些人的作品散落在典籍的各个角落里,犹如落叶;整理古籍就是要把这些碎片收集起来,如扫落叶,不能有遗。

  公司办公室是田奕带领员工自行设计盖起的,像一座农家小院,树木茂密,花园中栽满了朋友送的各式月季,其中不乏珍贵品种。书房里存放着钱锺书的亲笔手稿、书法、信件。围墙低矮,还养狗以防盗。

  田奕曾想过各种办法“开源节流”。公司曾养过一千只鸡,每日卖鸡蛋,销路很好。

  近期,由于公司所使用的土地被规划为绿化用地,公司面临着又一次搬迁。

  扫叶公司顾问范业强和寒小风等人长期协助田奕进行公司运营。他们向《中国新闻周刊》透露,公司今年夏天得到来自南京一家企业的投资,实力将大大增强。

作者:采集侠  来源:网络整理
  • 电脑维修知识网(xxxxxx.com) © 2014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Email:pcweixiu@tom.com 站长QQ:20567788
  • 技术支持与报障: 电脑维修知识网